历届论坛

Michael J. SANDEL教授主题演讲

以市场力量促进社会效益的道德界限:「如何为市场促进社会利益方面设限?」


演讲嘉宾:

  • Michael J. SANDEL 哈佛大学政府管理学Anne T. 及 Robert M. Bass 讲座教授

演讲开始,Michael J. Sandel教授先向与会者问道:「在解决城市化所带来的种种挑战时,究竟市场思维和市场机制应扮演甚么角色?」Sandel教授有此一问,是鉴于现今越来越多公益工作涉及运用市场思维和市场机制。

Sandel教授认为运用市场思维或市场机制,意味着社会正在按难以察觉的速度慢慢转变,由一个运用市场经济的社会(把金钱用作商贸工具)变成一个市场主导的社会(金钱的影响力已超出商贸领域,入侵至社会各个方面,包括公民社会),而此情况也许有两个足以让人忧虑的理由:第一、社会的不平等现象日益加剧,致使只有具备财务资源的人才能获取美好人生中的一些元素,例如接受良好教育及拥有政治发言权等,因此对穷人造成较大损害;第二、金钱在社会上的运用方式或会令人忽略某些价值观念。

其后,Sandel教授再问听众:「究竟有没有甚么是不应以金钱换取的呢?」

为解答这条问题,Sandel教授直接问听众另一道相关问题:「有没有甚么是无法以金钱换取的呢?」场内不少听众高声说出「真爱」、「尊重」、「快乐」等无法用钱买来的美德行为。Sandel教授同意这些都无法用钱买取,因为单是买取这个行径已经使那些价值荡然无存。他再以诺贝尔奖为例,说即使有富人把诺贝尔奖买回来,其珍贵价值也远不及那些借着科学发现而赢取的诺贝尔奬项,因为用钱买回来的奖项根本没有那份应有的殊荣。

不过,有些争议却没有明确答案。Sandel教授就在座听众进行了意见调查,询问众人对以下四种用钱达至社会效益的情景有何意见:(1) 付钱给囚犯/杀人犯上课学习,只要该月没有干犯杀人罪行即可获得现金奖励;(2) 创建器官买卖市场,让需要器官移植的病患者得以重获新生;(3) 付钱吸引体型过胖的人士减重,为政府节省未来的医疗开支;及(4) 付钱吸引小孩子多阅读。因应上述各个不同情景,现场听众(在Sandel教授一边发问一边引导下)讨论用钱达至成效的好处及坏处,讨论议题包括:保持道德责任的重要性、不正当奖励措施的使用,以及培养优良美德的裨益。

经过连番讨论后,Sandel教授特别指出一点,就是工具本身并非中性,我们运用金钱的方式足以令某些社会价值遭到忽略。因此,我们必需衡量某些为求缔造裨益的用钱方式能否确实为我们带来更美好的社会。为阐明论点,他举例说有儿童学前班开始向迟来接孩子下课的家长罚款,但此举令家长迟到的个案不跌反升,因为家长现在只需支付小额罚款便可减轻迟到的内疚感。更重要的是,即使取消了罚款措施,家长迟到的情况仍一如既往,显示一旦丧失道德要求,情况便会持续。同理,一群青少年学生为慈善团体筹款,相比另一批同学接受部分筹得善款作为金钱奖励(例如收取所筹善款的1%或10%),前者的成效竟比后者优胜,原因是金钱奖励令活动变成了工作,而前者却是本着无私的信念去为慈善出力。

Sandel教授总结说,我们必需反思由经济学家提出的两项假设。第一项假设是,市场本身有惰性,不会影响在市场上买卖的物品。经讨论后显示,以上假设并非事实,而选择运用市场机制本身已是一种判断,带有实际影响。第二项假设指,利他主义属于稀缺资源,会有用尽的一天,因此,运用市场机制有助保存利他主义,有助其发挥最佳功效。对于第二点假设,Sandel教授指出,体现公民精神、慷慨、爱等元素并不会消耗掉这些价值,相反,这些价值如同人体肌肉一样,经运用和锻炼后会变得更强壮。基于此概念,Sandel教授呼吁大家加强运用这些犹如肌肉的公民价值,竭力实现社会的共同裨益。

追踪论坛: